Thursday, 3 October 2019

倫敦十大金融擎天高樓—Skyscrapers ( 下 )

倫敦市中心的新穎建築下集,為大家帶來更驚豔的摩登建築!

70 St. Mary Axe





你以為倫敦的小菜天際線只有小黃瓜和起司刨嗎,想讓野餐的三明治更可口,怎麼能缺少火腿呢?去年,在高樓林立的一級戰區中,僅僅21樓的 70 St. Mary Axe 並不特別出眾,由於造型低矮加上橢圓身型的設計,使它的外型酷似罐頭火腿,反而因此獲得倫敦人的青睞,並取了一個美味的名字「 Ham of Can 」。

100 Bishopsgate






Allies and Morrison 取自幾何圖形的靈感,讓倫敦市的建築群中又出現了一顆新星,如果我們將建築縮小來觀察,就會發現它的底部地基是平行四邊形,而最上層的頂部是四方形,透過幾何形狀的轉變以及過渡,讓 100 Bishopsgate 呈顯出一種優雅的舞動感。

Salesforce Tower




另一個優雅的建築 Salesforce Tower,彷彿一隻蒼鷺將翅膀收在背後,靜靜的佇立其中,不特別引人注目,卻又讓人不由自主的將目光放到它身上,是金融區最高,全倫敦第三高的建築,又稱「 Heron Tower 蒼鷺塔」,高度僅次於 The Shard 碎片塔和金絲雀碼頭的 Canada Square 加拿大廣場,簡潔筆直的外型,讓有法國蜘蛛人之稱的高樓攀爬玩家 Alain Robert 相重,在去年 2018 年 10 月挑戰徒手攀爬的極限任務。

42 Tower





外表樸實的 42 Tower,必須要從上方鳥瞰它才能發現它的建築特色,作為曾經的 NetWest 銀行國際總部,42 Tower在建造時,建築師 Richard Seifert 有意無意的留下了一個小彩蛋,雖然他總說這只是巧合,但大樓的平面設計,形狀與 NetWest 標誌中的三個 V 型排列的六角型不謀而合,目前 NetWest 已經搬離此處,但人們還是保留了「 NetWest Tower 」這個稱呼。

20 Fenchurch




上寬下窄的設計,打破了建築在頂部較小的刻板印象

最後要介紹的是,外表酷似 60 年代的大哥大而被當地人稱「 Walkie Talkie 對講機大樓」,它可謂是爭議性最大的金融大樓了,頭重腳輕的曲面設計將太陽直直反射到地面,造成停憩在旁僅兩小時的保時捷,後視鏡及車身外塑膠熔化的狀況發生,該類事件層出不窮,甚至在 2015 年被評選為倫敦最醜的大樓呢!

但倫敦人罵歸罵,但對它的愛是始終不減,頂樓的 Sky Garden 是年輕人的約會熱門地點呢,香港富豪李錦記更斥資 12.8 億英鎊完成收購,將它納為旗下收藏之一。




在看完這次的介紹後,你有沒有發現幾乎所有高樓建築,都聚集在 St. Pauls Cathedral主要視線的東側呢?

除了政府主導的都市規劃策略外,金融商業的群聚效應讓這裡就像個聚寶盆,創造出英國的高 GDP,來自全球的富豪們都爭相競標收藏此處的商業大樓作為投資的項目之一,造就倫敦大樓每年都在刷新紀錄。

倫敦十大金融擎天高樓—Skyscrapers ( 上 )

建造摩登大廈,打造城市知名地標,早已成為先進都市相爭比拼的項目之一,遠眺倫敦,你是否注意到倫敦東西兩邊天際線差異?相較於西倫敦舊世紀的保守,東倫敦的大樓注入了更多的活力,當代玻璃大樓在倫敦第一金融區爭奇鬥艷,倫敦的建築師們各個不甘示弱,誓言要打造超越前人的嶄新地標!

今天我們揮別傳統及歷史,將目光移到引領世界風潮,掌握權利核心的金融大樓吧!

St. Mary′s Axe Tower




說到倫敦金融區最著名的地標,就不得不提及由 Norman Forster 所設計的 St. Mary′s Axe Tower,子彈造型的外觀,讓氣流能夠順勢而上,降低高樓氣流的影響,三角形的窗戶,能因應天氣自動開合調節大樓的氣溫,由於光線的折射讓整棟建築隱隱的透著翠綠,讓敦倫人稱其為「 Gherkin 小黃瓜 」,這是英國第一棟獲得國家批准,高度可以超越 St. Paul′s Cathedral 聖保羅大教堂的鋼筋建築,從它開始,正式開啟英國現代發展史的新篇章。

 Willis Towers Watson




同樣作為 Norman Forster & Partner 的設計作品,Willis Towers Watson 外表一點也不遜色,甚至可說是相當搶眼,有人說它看起來像是巨人並排擺放在金融城的三本大書,其實設計靈感卻是來自甲殼類生物,更具體的說就是,蝦子!換個角度看,就像蝦子受到驚嚇向後彎曲的身體,設計師將生物特徵的意象體,在現築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Lloyd′s Building




沿著道路在走一段,你會看見一棟沒有外皮,鋼筋裸露在外,說不上精美的大樓 Lloyd′s Building。建築師 Richard Rogers 在設計的時候,考慮了商業大樓在往後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遠的時間內會遇到的種種問題,包含當企業擴張需要更多辦公空間如何因應,老舊管線要如何汰換…等,最後決定將所有不必要的裝飾物去除,盡可能將空間做最彈性的保留,讓藏在內部的電梯、電線通通留在外表上,成為了所謂 inside-out 的設計風格。

The Leadenhall Building




在 Lloyds Building 旁邊可以看見一棟輪廓斜切的大樓,這個斜切的三角外型,與廚房中的起司刨刀相似,被當地人取了一個相當可愛的暱稱「 Cheesegrater 」,奇特的外觀可以說是當代高樓受限古蹟規範的最典型例子了!為了保留聖保羅大教堂景觀視野,迫使建築師 Graham Stirk 不得不將大樓硬生生的砍掉一角。

The Scalpel




一旁的 The Scalpel 就像 The Leadenhall 的同胞兄弟,一左一右開闊了聖保羅的天空,如果我們把 The Leadenhall 比喻成一個頑皮的男孩,那麼 The Scalpel 就是性格反叛的青少年,玻璃外觀映照出周邊大樓,就像少年瞪著一雙眼睛,惡狠狠地盯著敵手,銳利的稜角與藏不住的鋒芒更顯狼性,在金融城中心囂張的宣示它的存在。

更精彩的五大建築,我們下集再見!